为什么是重庆?

文 ?张洋
编辑 ?邢昀
赵惇正月在恭州被封为“恭王”,二月就受到禅让,成了宋光宗,为纪念这件双重喜庆的事,他登基后便把恭州改为“重庆”。重庆是嘉陵江跟长江交汇之地,守着四川盆地的出入口,水陆两通,自古就是西南地区“第一城”。抗日战争时,川系军阀刘湘极力推荐成都作为战时陪都,蒋介石毅然挑中重庆。
一时间,全国残存的工业、资金、人才全部向重庆聚拢。汉阳兵工厂、金陵兵工厂等200多家高精尖工厂,中央大学、交通大学、复旦大学、山东大学等30多所高校在重庆落地。新中国建立后,自带“锦鲤”体质的重庆,多次得到中央眷顾,成为内陆唯一的直辖市,迁产业、投资金、输人才,期待重庆能够成为拉动西南经济的火车头。
天选之城——枢纽重庆三峡大坝这项世纪工程影响了长江流域,更改变了重庆这座城市的命运。自古以来重庆就是长江上游最重要的港口城市,向西可以上溯嘉陵江、沱江、岷江连接大片西部地区,向东沿长江顺流而下,贯穿中东部到达出海口,是西部和东部的中转中心。三峡大坝建设后,长江水道通行能力迅速提升,万吨轮船可以从上海直达重庆,重庆的枢纽地位再上一个层级。
伴随着三峡大坝建设,库区移民开始,为了统筹移民管理工作,邓小平再三考虑,决定把黔江地区、涪陵市、万县市并入重庆市,设立重庆直辖市。成立直辖市后的第一任市长蒲海清回忆,中央成立重庆直辖市,一是想发挥重庆作为长江上游第一大城市的辐射作用,二是解决三峡移民问题。重庆是连接西部和东部的枢纽,邓小平把重庆设为直辖市更为深远的考虑是,在东部经济发展起来后,重庆可以作为产业转移的承接地,并继续梯次向西部转移,从而实现“先富带后富”的理想。1997年6月18日,重庆直辖市政府机构正式重新挂牌,重庆从四川省管市升格为中央直辖市,政治地位跟北京、上海、天津比肩,得到的优惠政策也是呈指数级增长。考虑到重庆地处经济较差的西南地区,又接收了大批移民,蒲海清曾回忆称,最初中央决定重庆5年之内不用向中央上交国税。
此后,重庆在财政方面一直享受优惠,上缴税收少,同时获得不少中央补贴,基于此重庆财政收入远高于同水平城市。2018年重庆公共财政收入为5223亿元,经济实力远超重庆的深圳、广州分别是5265亿元、2715亿元,同属新一线城市的杭州、成都公共财政收入只有2719亿元和2345亿元。
据《中国经济周刊》统计,“十二五”期间,重庆累计获得2809.45亿元额外补助,且重庆是4个直辖市中唯一一个接受额外补助的城市。实打实的“氪金”之外,中央还给了重庆诸多政策定位,包括国家重要中心城市、长江上游地区经济中心、国家重要现代制造业基地、西南地区综合交通枢纽和内陆开放高地等一系列国家定位,西部大开发、“一带一路”均有重庆的战略定位。每一项国家定位背后,都携带着政策、产业和资源,重庆享受着其他城市无法比拟的中央“盛宠”。
中国“底特律”的隐忧“盛宠”之下,重庆经济迅速腾飞。1997年,重庆GDP总量为1509亿元,到2018年已经突破2万亿元大关,在全国城市GDP排名仅次于“北上广深”。GDP增速在2002年到2017年之间始终保持在10%以上,最高达到过17%,在全国始终保持领先地位。
经济虽不断向好,但重庆的GDP在全国34个省级行政单位的排名并没有变化,1997年排名21位,2018年仍旧是这个名次。长期以来,重庆倚重的实业大多有重工业的影子,它们脱胎于抗战时期迁入的工业,以及新中国跟苏联交恶时在重庆布局的大量军工产业,摩托车和汽车产业就是典型的“军转民”而兴起的行业。
2013年,美国的汽车城底特律申请破产,与此同时,重庆市政府提出把重庆建为“中国底特律”的想法。此后三年,以长安为龙头,力帆、东风小康、北汽银翔等一批汽车品牌在重庆崛起,还有上千家规模以上汽车零配件配套厂商在渝北、涪陵、万州、合川落地生根,重庆成了全国第一大汽车生产基地。汽车也成了重庆经济的重要支柱。汽车制造业在重庆市工业总产值中所占的比重,从2013年的18%上升到2016年的20%在汽车行业向上走的过程中,“重庆造”汽车以低价的优势成功突围,但汽车产业升级时,重庆汽车行业还沉浸在过去的荣光之中,风向逆转时,重庆的汽车产业遭遇巨额亏损。龙头企业长安汽车、力帆股份2019年前三季度亏损均超过26亿元,北汽银翔面临破产等着政府救援。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重庆汽车制造业的总产量为172.64万辆,同比下滑35.89%,远高于全国3.8%的平均降幅。好在“金融市长”黄奇帆提前为重庆谋划。2002年时任重庆副市长的黄奇帆借鉴“上海模式”,整合分散的政府资源,组建“八大投资公司”,2009年他担任市长后提出,“改国资、修基建、调结构、搞金融”。2009年,重庆固定资产投资约5000亿元,占GDP比例超过70%,且他还抑制房地产在固定资产投资中的比例,使大部分资金流向基础设施建设。“十二五”期间,重庆市铁路、公路、水运、民航等交通累计完成投资3350亿元,整整是“十一五”的两倍。2009年后,重庆固定资产投资额持续走高,GDP总量、增速随之冲高,创造一小波“重庆奇迹”。然而,重庆GDP对固定资产投资依赖也越来越高,最高时达到90%。
依靠高固定资产投资来推动GDP增长有效但不可持续,天津冲高跌落的例子已摆在眼前,即使固定资产投资继续增长,重庆2018年GDP增速已经跌到6%,高固投的作用不再明显。基建之外,黄奇帆还引入惠普、富士康、纬创、英业达等电子信息产业巨头到重庆建厂,又推动加工贸易的离岸金融结算,打造电子信息产业集群,在汽车产业下行时,电子信息产业及时补位,成为重庆新的增长点。劳动密集型的电子信息产业很快发生转移,开始向成本更低的东南亚国家搬迁,受此影响,2015、2016年重庆进出口贸易金额连续两年下滑,富士康工厂还因为笔记本电脑订单减少而大规模裁员,引发员工不满。2019年,重庆进出口贸易额增长11%,而隔壁的成都同比增长26%,贸易总额跟重庆只差了约800万。重庆西南外贸“第一城”的头衔,正遭遇成都的强烈冲击。
重庆直辖市最初设立的目的,是希望重庆可以担当西南中心城市的重任,辐射整个西南,而就目前的发展来看,重庆市还有4个贫困县,33个贫困村,“隔壁”的成都开始向重庆发起了挑战。
城未兴人已老一个城市的发展最终是要靠人才来支撑。产业实力不足,不仅无法吸引外部人口支援重庆发展,还会导致重庆本地人口外流。2018年起全国多个城市掀起的“人才大战”,重庆却流出479.29万人,流入177.44万人,净流出人口多达300万人。截至2018年底,重庆总人口是3101万人,相当于有10%的人口流出,而流出的务工人员一般是青壮年人口。
重庆本来就是一个老龄化程度很高的城市,2018年65岁以上的人口437万,占总人口比例达到14.1%,超过全国平均的11.9%,按照国际通行标准,重庆已经进入深度老龄化,养老负担比较重。劳动人口的流出,导致重庆的养老负担进一步加重。2018年,重庆老年抚养比是20.49%,高出全国平均抚养比4个百分点,意味着每5个劳动人口就需要赡养一位老人,而这种情况还在持续加重。流出的人口中甚至还有优质人才。重庆大学和西南大学是重庆仅有的985或211大学,两所学校2019年毕业生就业质量报告显示,选择留在重庆的毕业生分别是32.8%、29.29%,重庆培养的7成优质人才均选择出走,且有15%的毕业生流向隔壁的四川省。作为对比,四川大学有41.21%的毕业生留在成都。优质人才流出依旧跟产业息息相关,目前重庆仍旧以制造业为主,金融业、互联网等规模较小,能够提供的高端岗位不够,人才自然会流向北京、上海、广东等产业更加完善的地区。
人才流失对经济发展造成损害,进一步促成人才外流,容易形成恶性循环。重庆把大量的资金投入基建领域,能够解决普通工作岗位,但科研投入偏低。2018年重庆研发投入占GDP比例为2.05%,而同年全国为2.18%,重庆研发投入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研发投入跟高科技产业紧密相关,也是留住优质人才的前提条件,重庆过低的科研投入令城市产业转型缺乏科技基础。目前,重庆市政府已经意识到研发投入低的弊端,近几年不断加大财政科技投入,科研投入年均增长15.3%,重点支持智能制造、云计算大数据、集成电路等重大科研战略任务,计划打造西部创新中心。
“网红”经济适用城房价、房租飙升,引发青年人逃离“北上广”,而重庆则有一个其他大中城市都不具备的法宝——房价不高。抛开一线城市动辄5、6万一平的房价不说,即使在新一线城市中,重庆也处在价格洼地。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8年重庆商品住宅平均成交价格为8189元/平米,这个价格甚至低于某些三四线城市。
以天津、成都、武汉、杭州等同级别的城市作为参考,重庆房价无论是价格还是涨幅都是较低的,只有杭州房价的三分之一。重庆还是大中城市中唯一不限购的城市,只要想落脚重庆,就可以立马买房,没有任何限制和关卡,对外来人口非常友好。低房价是黄奇帆留给重庆的另一个“遗产”。他在重庆设立农村土地交易所,推行“地票”制度,保障土地供应充足,切断了开发商囤地居奇的炒房路径。重庆还对土地拍卖进行管理严格,要求投标者预交高额的竞拍保证金,以防止地产公司炒出“地王”。遏制房地产市场外,重庆强力推行保障房计划。公租房的供应量占房产总供应量约20%,在中心市区也有供应。2019年5月,重庆正式加入“抢人大战”,放宽人才标准,专科即可落户,且没有年龄和务工年限限制,直系亲属还可以随迁,吸引更多青年人到重庆工作、居住。借助抖音的东风,重庆以“网红”城市的姿态,吸引到更多年轻人的目光。
解放牌路上坐观美女、逛洪崖洞夜景、看李子坝“穿楼”轻轨,独特的山城地理让重庆这座魔幻8D城市成为新的热门旅游目的地。而火辣外向、豪爽耿直的山城性格,让重庆美女名声在外,大量的影视剧选择重庆取景,从《疯狂的石头》《火锅英雄》到《少年的你》,多样的城市面貌吸引了更多的关注。
2019年十一期间,重庆接待3859.61万人,成为全国接待游客最多的城市。重庆市文化旅游委更是频繁向市民短信,请广大市民把更多空间留给外地游客,受到游客好评。游客们逐渐发现重庆美食、美景、巴适的宝藏特质,而他们亦有可能爱上重庆甚至迁居重庆,为重庆注入新的活力。重庆的“大基建”已经大大改善自身的地理条件缺陷,如今人气正旺,集中央万千宠爱于一身的重庆,迎来再次腾飞的机会。
推荐阅读
(点击图片即可获取全文)
我们以《博客天下》为起点,做最具洞见的资本观察
点击“阅读原文”获取福利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