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个女人才是赢家。

1,
圆圆深知,这个时代女人光有脸蛋已经不管用了,脑子也得好使。
她铁了心要嫁给中朋的时候,就知道他有老婆,还有一个在上高中的儿子。
可她一点也不担心,因为中朋已经承诺,等他儿子高考一结束就离婚,跟她结婚,圆圆对此深信不疑。更何况,现在的中朋根本就离不开她,不只是因为她年轻的肉体,更重要的是,圆圆当下可是中朋的“招财猫”。
中朋公司的几个大客户都被她握在手里,平日里,所有的人情往来也几乎都是她在打理,她能记得变天的时候给陈总的母亲带几盒风湿贴,也记得要在王老板夫人生日的时候提前准备一份贺礼,甚至还能在张总儿子十二周岁的时候买套变形金刚托人送去……
人嘛,总是容易被这些小恩小惠收买,一两次不觉得什么,可时间一长,也就觉出好来了,关系一热络,事就好办很多。
中朋就不行,这些鸡零狗碎儿的琐事,足以把他的脑袋搅成一锅浆糊。所以,圆圆不仅是中朋的地下情人,更是他难得的得力干将。
人前,中朋看圆圆的目光多是得意;人后,他更喜欢把圆圆搂在怀里,从额头吻起,品茗般轻斟慢饮,感受她浓酽的青春的香气。
想到这里,圆圆白嫩的脸蛋上现出一抹红晕,她换上裙子,在穿衣镜前转了个圈儿,颔首低眉的瞬间,都能想象得到中朋七魂没了六魄的模样。
自己喜欢的东西,圆圆从来没失过手,对于中朋,她更是势在必得。
如今,中朋的儿子高考结束已经有两个月了,小子倒也争气,考上了一所不错的大学,想来中朋心情也不会差,不趁着今晚这个机会提结婚,更待何时?
圆圆将手里的户口本压到了梳妆台下。
想了想,又拿出来,放到了中朋一抬眼皮就能看到的桌子上。
2,
门外传来熟悉的脚步声,圆圆飞奔过去,果然是中朋。
中朋不过四十岁出头,在同龄人中,也算是个有钱人。他有点自己的格调,喜欢品红酒、打高尔夫,对员工和颜悦色,公司的同事们对他评价都还不错。甚至还有些风骚的女同事,总喜欢有事没事冲他抛抛媚眼,再嗲声嗲气地聊几句。可即便如此,中朋从未犯过原则性的错误。
可圆圆实在太漂亮了,这回他不想把持。
中朋放下公文包,一把就将圆圆搂在了怀里,另一只手顺势覆上来,撅着嘴巴,急切地就想往上凑。可圆圆的心思哪在这儿啊,她直接推开中朋,问:“谈了吗?”
“谈什么?”中朋的神情,一看就是在装傻。
“你说谈什么?离婚啊。”圆圆有些恼,“你不是说等你儿子高考完就跟我结婚吗?”
从一开始,圆圆瞄准的就是正房的位置。他们在一起没多久,圆圆就开始向中朋讨要婚姻。她知道天下的男人都是一个德性,如果不趁着彼此感情最好的时候上位,以后就更没机会了。
中朋在圆圆的一连串质问下显得有点躲闪:“你也知道,最近我妈冠心病发了,她受不了刺激,这事儿咱们俩也缓缓再说。”
圆圆心里气不过,却不好直接发作,就直挺挺地躺在床上,任凭中朋折腾,像条死鱼。中朋一个人忙活了半天,也觉得无趣,天刚擦黑,就提上裤子,走了。
3,
圆圆和中朋赌气,好几天没去上班,一个人枯想了几日对策,却毫无头绪。
等到第五天,中朋一脸凝重地登门了,怀里还抱着一大捧玫瑰,玫瑰上边摆了一只暗红的卡地亚小盒子,圆圆见状,笑意又忍不住浮了上来。
中朋一进门就坐在沙发上低着头抽闷烟,圆圆还以为他要开口解释离婚延迟的事,没想到他一开口,说的是,“公司现在遇到了一些困难,急需一大笔资金周转,王老板你还记得吗?他实力很强,如果他肯出手投一笔资金给我们,那我们一定能度过这次危机。可是……王老板有个条件,他,他……希望你陪他去欧洲玩几天,你……”
圆圆一下子愣住了。她做梦也没料到中朋会为了利益出卖她。王老板她当然记得,那是她帮中朋签下的第一个单子,他大腹便便、满脸横肉,还有点谢顶,嘴唇很厚,挂在脸上就像是两条香肠。
圆圆忍不住作呕,“林中朋,你到底当我是什么?你对一个真心想娶的女人说得出来这话?如果你是真心想娶我,那你真是猪狗不如,如果你只是想利用我,那我请你现在就去死吧。”
中朋似乎早就料到她有这样的反应了,他抬起头来,眼眶泛红地将她揽在怀里, “我知道……对你提这种要求挺混蛋的,可要是没了王老板,公司可能就维持不下去了。要是我变成了穷光蛋,我还能拿什么养你?”说这话的时候,中朋一脸落寞,倒让圆圆有点心疼了,她当然不希望公司出任何问题,否则她这么长时间的心血不就白费了吗?可是……
中朋看出了她的疑虑,接着说,“其实对你提出这个要求,我心里比被刀刺了还难受,但是我真的已经想尽了其它办法……我不能承受同时失去你和公司……你放心,这件事情无论如何不会成为我们之间的问题,我现在已经在谈离婚,我答应你,等你回来,我们马上就结婚……”
结婚?
听到这个词,圆圆心里的某个地方变得柔软起来,这不正是自己梦寐以求的吗。
4,
几天后,圆圆和王老板一起去了欧洲。其实,王老板也就是图个新鲜,回来后就再也没联系过圆圆,不过他确实按照约定给中朋的公司投了一大笔钱,成功解决了中朋资金链断裂的危机。
看着公司的发展逐渐步入正轨,圆圆也长舒一口气,有种苦尽甘来的感觉。可当她再次提起结婚时,中朋却说,眼下正是公司发展的关键阶段,希望她能顾全大局,等忙过这一阵儿再说。
圆圆这下子终于明白了,之间所谓的真情流露都是鳄鱼的眼泪,中朋这是哄她玩儿呢,再这么推脱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所以,这次她决定先下手为强。当然不能和中朋撕破脸,她想了想,决定找中朋的老婆谈谈。
她没费吹灰之力就拿到了对方的手机号码,中朋的老婆叫紫环,听清圆圆的来意后,倒也爽快答应赴约。
她们约在一家咖啡馆。
圆圆先到,远远地看着紫环走过来,倒还有几分姿色,可惜岁月不饶人,到底没有自己青春逼人。
圆圆先发制人,“我和中朋好了两年了,我们在一起很幸福,希望你成全我们。”她一边说,一边转动左手无名指上的钻戒,这是上个月中朋刚刚买给自己的。
紫环也笑了,却笑得一脸不屑,“中朋可能没告诉你吧,我和他早在六年前就离婚了。为了不影响家人和孩子,就没告诉他们。”
圆圆愣住了,却还在强撑着,“你撒谎!如果你们离婚了,他怎么可能不娶我?”紫环笑得更厉害了,“别傻了,他根本就没想过要娶你,否则,怎么会拱手把你送给王老板呢?”圆圆彻底呆住了,她既愤怒又羞耻,她看不透面前的紫环,更不了解相处了两年的中朋。
紫环继续说,“我跟他结婚快二十年,自然比你更了解他,他利用你的美色谈生意,你通过他得到想要的金钱和物质,双赢嘛。我猜他一定给了你不少好处吧?房子?车子?还是衣服包包啊?如果只是这样的话,你也太廉价了吧?哈哈……”
圆圆感觉到自己的脸在发烫,好像所有的血都涌到了脑子里,太阳穴突突地跳个不停。
紫环的嘴一翕一合,“中朋最近在求着我复婚呢,我可不稀罕出过轨的男人,你若喜欢,拿去便是。只要他肯娶你,我没意见。不过,他还是很在意儿子的想法的,就不知道我儿子会不会认你这个后妈,呵呵……”说这话的时候,紫环笑得一脸柔媚,眉眼里却尽是嘲讽。
圆圆怒火中烧,恨不得将银牙咬碎,“怎么可能?你别想离间我们的感情。”
“感情?你们之间有感情吗?不就是露水夫妻吗,今天是圆圆,明天是芳芳,我都习惯了。你不会真以为他会娶你吧?别做梦了。”紫环边说边坐直了身体,眼神里像是有两团小小的火苗,脸上的表情却很平静。
露水夫妻?听到这个词,圆圆的心里怔了一下,似乎中朋也这么说过的,难道一直以来他都是在骗自己的?这怎么可能呢?转念又想到,每次提起要结婚的事儿中朋的搪塞和推脱,又觉得紫环说的不像是假的,这么一想,更觉得中朋简直就是个彻头彻尾的人渣。
可圆圆依然不死心,“他就不怕我跟他分手吗?到时候,他的公司怎么办?他的业务怎么办?”
“哈哈哈。”紫环笑了,“你真以为你有那么重要吗?没你之前公司不也好好的吗,况且,现在只要钱到位,什么样的人才网罗不到?用你,不过就是因为你性价比最高。对了,其实也没什么资金问题,他只不过是想试试你的底线,你还真能豁得出去,他挺满意的。”
圆圆傻了,呆呆地愣在那里,她的脑袋里在飞速运转,想要消化掉这些东西,可心里却越来越乱,手掌已经被掐出了血,她却浑然不知。
紫环顿了顿,接着说,“就算离开,你以为你能拿走什么吗?只要他拿出出资证明,你开的车子、住的房子,甚至还有衣服鞋子包包,跟你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这些,你大概都不知道吧?”
圆圆彻底傻了。
圆圆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离开的,只记得自己在那间公寓昏睡了好久。期间,她去找过中朋,正好遇上他们要出门,远远地看着他为紫环打开车门,与寻常的夫妻无异,甚至还有一种琴瑟相和的味道。这样一个两面三刀的男人,怎么可能会娶她呢?想到这些年在他身上的付出,圆圆苦笑一声,觉得没意思极了。
中朋来找过圆圆一次,得知她和紫环碰过面,恼羞成怒:“你还想不想结婚?!”
哀莫大于心死,悲莫过于无声。圆圆笑着看他恼,就当看了场笑话。
后来,中朋没再联系过她,圆圆也想得通,自己不过是想要一段稳定的婚姻,既然中朋不行,她就没必要再浪费时间,得赶紧找下一个。还好在帮中朋应酬的这两年,她也积攒了不少人脉,仔细筛选了一下,还真有几个合适的。
5,
另一边的紫环,冷笑着把拿给圆圆看的假离婚证给撕了。
这一次,她为了击退圆圆,绞尽脑汁、费尽心机,她累了、乏了。
其实,紫环一早就知道圆圆的存在,本以为中朋只是一时兴起、随便玩玩,可他竟真的动了离婚的心思。紫环没办法,她不能眼睁睁看着中朋把本属于自己的一半家产拱手送给一个黄毛丫头,所以,才找各种借口拖住了他。
后来的王老板,自然也是紫环安排的,他的经济实力远在中朋之上,最重要的是,他从上大学的时候就对紫环很钦慕,她得知王老板本来有投资中朋公司的想法之后,立即计上心来。
她主动约了王老板,诉说了自己的婚姻之痛,请他出手相助,王老板一口就答应了,不过就是演场戏搞臭这个圆圆嘛,先带圆圆去欧洲玩几天,再借机告诉中朋她暗示想跟自己搞长线关系,马上就能让中朋开始怀疑圆圆只不过是个唯利是图的戏子。
这种事,对王老板来说易如反掌,如果刚巧还能解紫环的燃眉之急,他自然是乐意效劳的。
6,
另一边,中朋很郁闷。他本对圆圆有三分真情,但没想到她居然真能和王老板好上,这样的女人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
圆圆离开后,中朋多少有些失落,经常夜不归宿的他,开始回家吃饭,温暖的灯光下,紫环体贴地为他端茶倒水、舀汤盛饭,他们又短暂地做回了一对恩爱夫妻。
夜幕降临,紫环看着熟睡的中朋,对于圆圆的离开,他或许心中有数,他们彼此都不揭穿。这种心照不宣的默契令她感到婚姻的冰冷和陌生,她想起了好多年之前,自己未婚先孕,逼走了中朋的前妻,那个女人离开的时候眼睛里都是怨恨,她恶狠狠地诅咒她:“你会有报应的。”
为了这句话,她像个战士一样捍卫着自己的正室地位,用各种各样的手段逼退靠近中朋的女人。时间一长,连她自己都忘了,自己也曾是个小三。
紫环的心里涌现出一股从未有过的悲凉,她对圆圆说了很多假话,可有一句是真的,圆圆还年轻,还可以从头开始。可紫环不知道自己还能斗多久。
城市璀璨的灯光下,每个心怀龌龊想走捷径的人,其实都在艰难地前行,遍体鳞伤,满心凄凉无人可诉。
-END-
▼长按给作者打赏

▼点击图片进入团购
超好用的蒸汽眼罩,堪比大牌眼霜效果
你可能不知道,每个人都需要防雾霾口罩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