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与你虚度时光(附水果酒做法)

今日谷雨,正是人间草木繁盛时。
各种花都行走在生命的顶端,牡丹正艳,芍药轻红,桃花微粉,杏花梨花白似雾,而海棠艳丽无边,落红无数,一阵轻风抚过,仿佛梦幻般下起了花雨。
并没有伤感,繁花落去时,果实初长成,用不上一个月,各种水果大量上市,就到了人间最甜蜜愉悦的收获季。也许那时,一切都会好转,天气热,汗液涌,毒素随之涌出,炙热的阳光将病毒杀死,世界又将回归繁盛时节。
早起一边胡乱想着,一边直奔厨房,周末的早午餐必要用心,才不辜负这良辰美景,人间四月天。
正洗菜呢,女友来电,问可否起床,能不能来吃早餐?当然可以啊!我正想得瑟我的美艳早餐呢,快来快来。
结果人家又问:可以带女儿吗?当然可以啊!小女儿正娇滴滴的可爱,时而又有质朴的真言,叫人啼笑皆非,分外增了欢乐。快来快来!
结果人家又问:可以带老公吗?
哈哈哈,不行了,这菜是没法洗了,笑得直不起腰来,对着电话傻笑不止。哪有这样的人啊?这是准备拖家带口来蹭饭呐,肯定是保姆不在家,没人做早餐。来吧来吧,人多热闹。

放下电话就开始犯愁,我贪便宜,买的是一人份早餐机,一次只能烤一个三明治或者一个华夫饼,这来三个人,就得做三次,再加上我与一一,就得做五次,一次六分钟,那不是得半小时才能做好三明治,再半小时才能做好华夫饼,加上煮粥、烫青菜,不是两小时才能吃上早餐?
不行不行,哪有这么多时间嘛,干脆减半,只做华夫饼、拌个沙拉就好。突然想起昨晚调酒,只喝了一杯,干脆请她喝酒,红酒配点心,哪怕品质不好,也感觉不出来,注意力就集中在酒上了,哪还有功夫关心吃的是啥。你看,我就是这么聪慧。

刚刚做好一份三明治,女儿打扮整齐走过来,说与同学有约,要出去学习。啊?大周末的,你不在家呆着,竟要出去学习?男生还是女生啊?什么?女生?如果是男生,我就放心让你去。是女生,你浪费什么好光阴嘛。
当然人家跟没听见似的。将三明治装好,转头走人。
等到食物摆齐,女友已经不饿了。哎,只顾表面好看,总会害人。如果只是煮个燕麦粥、配炒米粉、烫青菜,又好吃又方便,用不上十分钟就可以端上台。这累得不行,忙个不停,一小时才端上来的,除了好看,一点也不好吃。

好在水果红酒样子可人,味道清新甜美,一口下去,什么担心、忧愁都不见了,只顾得吃酒。
女友边吃边忙,女强人是这样的,哪有什么周末与休息时间呢。这不,刚刚吃饱,接到公司电话,又要去处理事情,小女儿不肯回家,女友问:要不你和爸爸呆在阿姨家,妈妈去工作,好不好?

小女儿当然肯,可我不肯啊!当场开骂,有你这样的人吗?把老公与孩子留在我家,我们是一家三口啊?万一我与你老公聊着聊着,越聊越知音,越讲越开心,越看越倾心,把孩子哄好了,然后我们就恋爱去了。你咋办?
联想是幸福的。尤其是无底限的联想,简直不要太销魂。正讲得兴奋,女友小手一挥,说随便。你看,她对自己多有信心,对自己老公多有信心,对我是多么友爱信任,可是,这样的信任,我宁肯不要!
这是百分百地认为我比她差太多,根本没有杀伤力啊。

气坏了。当场变脸。你要知道,男人是不看脸,不看内在的,只要是异性,只要不是自己老婆,那都是有吸引力的。你让我们相处,尤其是在我家,也就是说,在别人家、别人的老婆,那是很致命的诱惑,你懂不?万一干柴烈火,哇,后果很严重,你懂不?
然而人家不在乎。
我俩正兴奋地就未来的无数可能性进行毫无节操的可行性研究,她那英俊潇洒的老公从阳台晃过来,说有点事,先走了。
好吧,这烫手的山芋一消失,咱们都没了话题呢。好尴尬好尴尬啊,继续喝酒。
哎,中年妇女的恶趣味,年轻人哪里能明白?他们有无数的可行性,而中年,除了想象力,啥都没有。

阳台的微风正暖,耀目的阳光洒进来,并不热,瘫坐在木椅上,感受肉身的轻痛,灵魂的飞升。开了两个月的石觚兰终于有了颓唐之势,尖端的花苞将绽,根部的白花将枯黄,转头看那执着羊毫笔写字的小女儿,刚刚七岁的她,有着最天真与旺盛的活力,而她那曾经美艳迷人的妈妈,还有曾经活力四射的我,就像那尾端的花,起了皱纹,多了病痛与乏力,这就是生命的轮回,岁月的馈赠。

女友携女打车去工作,留下我对着窗外的绿意,与阳台上盛放的繁花细啜甜蜜的薄酒。
天气渐热,尤其是工作压力渐增,时常烦躁不安,调些甜蜜的薄酒,心安,心静。
水果酒调制方法:
红葡萄酒一瓶,雪碧一瓶,柠檬一个,西瓜切小块,苹果、梨切片,草莓、蓝莓、樱桃洗净,如果有哈密瓜与菠萝就更棒了,水果酒的最大原则就是没有原则,有什么水果都可以放,哦!榴莲、菠萝蜜除外。
将水果放进大容器内压碎,倒进红葡萄酒(我个人喜欢赤霞珠霸气的口感)、雪碧,加冰块(或者放冰箱),最后放进薄荷叶调味即可。
我一直认为水果酒里,薄荷叶是灵魂,有画龙点睛的作用,当然没有也可以,甜丝丝、凉沁沁的,惬意,舒服。
可是人到中年,纵情饮酒,很伤身的,所以我放了枸杞,说不定不伤身,还养生呢。
不知不觉,日头猛烈,眼前除了春意,还有微醺后的浓重困意,放下书,倒床大睡。不知不觉时光溜走,醒来不知身在何处,不知窗外的幽暗是晨是昏。
人到中年,常常惊恐于光阴的逝去,望着可算的日子步步惊心。可是细细思量,哪怕我们再拼再搏,得到的除了金钱、地位与荣耀,好像内心的愉悦与安慰并没有增长。
就像亿万富翁看到海边的渔夫晒着太阳、打着瞌睡,马上劝诫他要努力工作,打更多的鱼,赚更多的钱,然后就可以在海边晒着太阳打瞌睡了。渔夫问,那我现在在做什么?
人啊,必要失去,才会珍惜曾经的拥有。
必要离开,才知珍贵。
唯有虚度的,才是自己的时光。
唯有自己能够主宰的时光,才是幸福。
愿余生温暖,自在自由。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