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算看清楚了,鸭子和鸭子长的还是有区别嘞

上周成都的天气开挂了,从周五开始一路大晴天,周天天不亮就出门跟着人生导师朱老师和面大使,还有闪电老师一路开往广汉鸭子河,我们要看鸭子了喂~
因为之前跟着神眼老黄去过一次,那一次,老实说,我是懵逼的。虽然神眼老黄指出了好多种鸭子,事后我都不敢把这些当做新了。因为,看图鉴根本就对不上,极度怀疑自己看到的是假鸭子,毕竟,它们明明都长的一模一样啊,一模一样啊!!!!! 都是麻的,要不然就是花的,唯一记清楚的就是赤麻鸭,这个最好认,个子大,全身上下一个颜色,怎么都不会认错。
里面那些黑点都是各种各样的鸭子
不过捏
除了绿头鸭啥也没记住
再翻照片的时候
发现自己拍了一堆鸻鹬
没拍几张鸭子
想着好容易才能和两位大师一起看鸟,坚决要利用好这个机会,于是打算提前预习一下,唉,算了,算了,不预习还好,预习之后更加没自信了。
鸟类手册上反复提到翼镜的颜色,形容的天花乱坠,比如提到绿翅鸭是这样说的,“绿色翼镜在飞行时显而易见”。显而易见!呵呵,好嘛,我当你说的是真的,如果我没看到,肯定把这本书烧掉!
图片来自avise-birds.bio.uci.edu
感觉书里面描绘出来的场景可能是这样的
图片来自sibleyguide.com
然而我看到的大概就是这样
甚至还要少一点
因为它们都在水里面
不过好歹是看到了
所以这本书保住了
翼镜什么的都是小事,重点是说不同雌鸟的区别,我的妈呀,真的要崩溃了,笔者知道自己在说啥吗?
就说青头潜鸭吧,它和白眼潜鸭撞衫,唯一不同是“棕色多些,赤褐色少些,腹部白色延及体侧”,前面是原话,话说这和盐少许,味精适量有的一拼了。之后,又说青头潜鸭和凤头潜鸭不同在于头部无冠羽,咋一看挺简单的,毕竟就是有马尾辫和无马尾辫的问题。其实并不是这样,因为我也不认识凤头潜鸭呀。
photo by 尘堵催更&催红包的日常
嗯 当时看到青头潜鸭的角度更加刁钻
它把头埋进翅膀在睡觉
好在肚子在水面上
大师真的是大师
居然就在一群睡觉的鸭子里面把它挖出来了
佩服佩服佩服
以上只是公鸭的区别,母鸭无法直视,尤其是里面还乱入赤膀鸭,哇,里面的内容让自己怀疑是不是不认识字。
不过后来真正到鸭子河以及德阳金湖开始看鸭子的时候,才发现都是自己脑子想得太多,鸭子看的太少。。。。。。
我们刚到就四个人
但是有三架单筒
阵容可以说是相当豪华了
一群赤麻鸭在河水里优雅的洗澡
看赤麻鸭洗澡的人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photo by 成都-闪电
金灿灿的屁股
感觉它们下的蛋都是金色的吧
实践证明
在浓雾之下
现场的单筒无论什么价位都成diao丝了
后来天逐渐晴起来了
哇 总算看的有点清楚了喂
送大家两只站在车辙里的长嘴剑鸻
加黑车辙是为了黑朱老师
因为他找了半天没找到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或
昨天貌似是成都自然讲解员50+优秀成员聚会,我作为特邀观察员(蹭导师蹭设备)去学习了一天。哇,感觉不愧是50+,提到自然教育都滔滔不绝,那种热情简直比昨天的太阳温度还要高。
不过既然有两位大神导师在,所以免不了要谈谈人生理想和观鸟感言什么,结果就在朱老师分享心得的时候,面大使惊呼,哎哟,有鹞!哎呀,鹞!白尾鹞!
What,我刚听的时候还以为面大使在唱RAP,只见面大使话音刚落,原本围成圈听朱老师讲话的众人,迅速拿起望远镜顺着面大使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哎妈呀,真的有一只雪白雪白的鸟飞过去,翅膀尖尖还有点黑,哇,翅膀好长好细好尖~
然后就飞走了,当时大家都好激动啊,但是我挺懵的,因为印象中的猛禽不都是灰蒙蒙,黑黢黢的么,为何突然来了一个这么俊俏的版本。哇,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妖艳贱货本人啊!
接着朱大师假装什么也没发生继续刚才的话题,结果,咳咳,不好意思,对面草滩里面飞出来一只黑乎乎的符合我期待的猛禽,人群再次一哄而散看鸟去了。
哇,高潮来了喂,居然又是一只鹞!嘿,面大使真的可以参加中国有嘻哈了,鹞,鹞,切克闹!
photo by 成都-闪电
飞啊飞啊
飞的好低
photo by 成都-闪电
停下来休息一下
这只鸟挺不简单的
因为大家发现之后对定种有分歧
于是聚在一起翻书讨论
到底是白腹鹞的某种色型
还是白头鹞
不管是啥反正对我来说已经超纲了
我就欢乐的一个单筒一个单筒的看鸟哟
从KOWA 看到丝袜
从丝袜看到博冠
又从博冠看到各种丝袜
然后大家心满意足的转移到德阳金湖,在金湖我看到了好多好多好多翘鼻麻鸭呀,本身它们颜值就很高,还都挤在一起,简直颜值就更高了。话说这里面真有科学依据,也就是传说中的啦啦队效应(知识点啊!),啊哈哈哈,说拍合照会让人更具有吸引力,因为合照时单个个体的缺点被平均化了。啊哈哈哈,妈呀,果然观鸟涨姿势!
右边的游船一路从左侧的大桥划过来
离那一大群翘鼻麻鸭越来越近
大家都在担心
没想到一个快艇呼啸着就过来了
从手势来看应该是阻止游船的
不过这快艇的气势和闯入的游船
还是把翘鼻麻鸭惊飞了
一转眼就没了
估计飞到另外一个河段了
从自身的体验来看感觉得出来德阳人民习惯了鸟人和拍鸟老法师。我们这个队伍人数壮观,而且装备拉风,晒太阳的德阳市民从我们身边经过,也会好奇的询问我们具体在看什么,或者问那个白色的鸟是啥,黑色的大鸟是什么之类的。
photo by 成都-闪电
给提问的大爷说那是鸬鹚
啊 感觉好书面
又说是鱼鹰
后来成都-兜然老师补充说
嘞个也叫鱼老蛙
听到这个名字
大爷笑惨了
边走边念的回味鱼老蛙这个名字
德阳市民这种了无痕迹,毫不做作的参与感,哇,简直让我这种观鸟菜鸟好安心。因为在成华区的公园看鸟,哇,简直把你当外星人一样看,唉~ 拜托,你们好歹还是第四城,大成都的五城区的居民呢!啷个还不如别个德阳人民呢。。。。。。妈呀,我该不会被驱逐出成华区吧。。。。。。
其实在金湖第一眼看过去会先看到很多白色的红嘴鸥,之前我以为海鸥什么的内陆不会有,虽然之前听过好几次昆明滇池游客抓海鸥拍照的新闻,但也只当滇池是个异类。结果面大使说滇池的海鸥也就是我们在德阳看到海鸥,哇,幸亏是个小城市,所以这些海鸥受到的骚扰并不多,虽然也看到有爱心大爷在丢馒头,不过海鸥们对此不以为意。
哈哈哈哈 大家随意看下哈
啊哈哈哈哈哈哈
photo by 成都-闪电
这两只红嘴鸥目睹了白眼潜鸭殴打凤头潜鸭的全过程
但是它们内心毫无波澜
它们经常争抢泥鳅(还是黄鳝啊,搞忘了),只要有一个嘴里面衔了鱼,另外的就飞叉叉的飞过来要抢,结果就会飞的离岸边很近。本来大家只是在暗戳戳的当吃瓜群众看海鸥撕逼的,结果面大使说一句,哎哟,这里头有棕头欧喂!
一大群红嘴鸥
啊哈哈哈哈哈
哇,那一瞬间简直觉得大师些要不要这么拼啊,当时那个场面那么混乱,居然还能找个新鸟出来。。。。。。还找到了两只,大写的服气!对了,计划写推文时确认新鸟名字的时候,朱大师问我是不是从来不翻那本海鸥的书。
啊,其实吧,海鸥人家之所以叫海鸥,我就想那肯定只有沿海或者海里面才有撒,所以当时收到朱大师这本书的时候,我一度怀疑朱大师(zhi)是不是猜想哪天我会去沿海看鸟(shang),所以提前准备好。阿哈哈哈哈哈哈哈,万万没想到,啊哈哈哈
就是这本书啦
阿哈哈哈哈哈哈哈
简直辜负了朱大师的好意
啊哈哈哈哈哈
我再也不敢望文生义了
在金湖还看到很多赤颈鸭,绿翅鸭什么的,这一回定点时间长,所以可以慢慢的把鸟看清楚,加上之前有简单预习了下,感觉这些鸭子的形象更清晰一些了。顺便还看到了巨型的凤头鸊鷉,这种以为自己肯定看到不到的鸟,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它长得太科幻,所以觉得自己没运气看到。
photo by 成都-闪电
是它是它就是它~
不过背景里面花花绿绿的不是鸭子
是垃圾~
听说这是广汉水源地
哇 这么脏还是有点意外
photo by 成都-闪电
一滩青脚滨鹬
啊哈哈哈第一次看到这么多
一起挖沙的时候很搞笑
观鸟整个过程挺有意思的,把以前混淆的鸟认得稍微清楚一点的,不过也非常有可能下次见的时候还是不认识。这样也不错,每次看都新鲜,啊哈哈哈。
其实在鸭子河观鸟还有一个小插曲,我们在看白鹭飞的时候,意外把视线带到一个新的角度,正好就发现了一个鸟网,而且上面还挂着一只鸟,貌似还在挣扎。
photo by 广汉俊哥
鸟网就在不远处
而赤麻鸭和其他种类的鸭子就在周围活动
一发现这个事情两位老师就跟广汉林业局打电话举报了,没几分钟林业局的俊哥就来了,跟我们分享了一下自己的观察心得,之后就和广汉林业局的同事处理鸟网,他们救出了挂在网上的赤麻鸭。
photo by 广汉俊哥
广汉林业局的工作人员处理缠绕赤麻鸭的鸟网
据广汉神眼老黄说,广汉人民很喜欢赤麻鸭,因为赤麻鸭的颜色金黄色,体型又大,所以当地人都把赤麻鸭叫做金雁,因此,当地还有个金雁湖。
这段时间黄胸鹀的事情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而这次在鸭子河的看到的鸟网也第一次感受到盗猎就在身边发生。黄胸鹀从无危吃成极度濒危,只用了13年的时间,相当于我如此有限的生命,就要看着一个物种从无比繁盛走向灭亡,而这些不是环境造成的,是纯粹人为原因,而造成它们消亡的原因仅仅是为了满足口腹之欲。

鸭子河挂的鸟网没准也是为了抓鸭子,卖野味。所以呢,套用那句大俗话,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
如果大家有在路上发现鸟网或者贩卖野味也可以向当地林业局、森林公安、派出所或者市民热线(12345)举报。如果能保留视频或者照片证据更佳。
最后送大家一群飞翔的赤麻鸭,翅膀好白啊,啊哈哈哈
photo by 成都-闪电
水果机打赏专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