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录祥|明月照团圆(短篇小说)

序言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我为此激动,为这一家阖家团圆而欢呼。因此,隐去真名、地址,写了出来,也让亲爱的读者感受这份快乐!

“咱一家人,又坐一起了。哥,今天十月一日中秋节,你的七十一大寿,还在这家酒店,还是这个包间、这张桌子!”弟弟国安首先说,语气充满感慨。为了今天宴会,一大家子,从一个月前就开始酝酿了。国庆抽了两下鼻子,再深深吐口气,说:“这么大桌子,菜也太多,铺张了。才十个人嘛。”国庆是老大,比国安长六岁,今天的寿星老人。这兄弟俩一大家子,虽说都在农村,但人人斯斯文文,没有一点土里土气的样子。庆国笑指着满桌子菜肴说:“今年生日宴,可是建南在网上,从台湾订到这家酒店的,意义大着啦!孩子多有孝心,孝敬你这个大伯和我这个大妈。还乱说铺张!”国庆的老伴,名叫庆国,温柔贤惠,典型的淑女样。可巧的是,国庆老两口子一般年龄、一个生日、一个村子长大、又牵了月老的同一根红线、进了同一扇家门,做了巧巧儿姻缘的同一对夫妻。国安接口道:“哥,这些孩子,成天忙得不亦乐乎,只有咱们建月恋家,守着咱们老小。咱们只管吃了。”国安身边也有一位女性,看上去文静、白皙,这是国安的老婆名叫家和,也是六十多岁,但风姿绰约,是碧润贤淑的现代女性。家和望着建月道:“嫁得近好,娘家干活,婆家吃饭。乖乖女子!”建月说:“二妈,快别夸我了。你看视频,建南哥说了,今年十一,他安排有重大节目,就要隆重登场了”。国庆高兴地说:“哈哈,这些孩子就是能闹腾!”说完他的鼻子“嗤、嗤”抽了两下,又“呼”地长出了一口气。听说,国庆十二三岁时,妹妹丢了,他难过地哭了十几天,心里受伤、身子吃了亏,就落下个抽鼻子、长吐气的毛病。紧挨国庆、庆国坐着的是女儿建月,这是家里第二代中唯一的女孩子。两兄弟各有一个儿子,都已娶妻生子。老大的儿子叫建北,和妻子在北京工作;国安的儿子叫建南,两口子在中国台北工作;这两个宝贝儿子建北建南,因为常年不在家,他们的孩子,都由父母养育。建北的男孩乐天十五岁,二胎女孩乐呵才三岁。也许是名起得好,这女孩就爱笑。一家人喜欢得不得了;建南的男孩子叫乐地,今年十岁,聪明帅气。建月给大家斟满酒和饮料,然后,用甜美的嗓音宣布:“现在,爸爸、妈妈的生日宴会开始!许愿、吹蜡烛。”乐天道:“这里是奥斯顿酒店,这里是奥斯顿酒店!乐天为大家直播爷爷奶奶的生日庆典活动。爷爷奶奶许下了美好的愿望,我们一起歌唱:生日快乐!”建月端起酒杯,郑重、恭敬地说:“爸爸妈妈,祝你们生日快乐!”乐天道:“我们可亲可敬的建月姑姑,以极其虔诚的神情,毕恭毕敬地向我的爷爷奶奶敬酒!不对……”“哥哥,怎么不对?”乐呵忙问。乐地说:“小孩子家不懂,大人说话不能插嘴。”乐呵说:“乐天哥哥,三岁不是小孩子了。我是发言,不是插嘴。”乐天正色道:“我们亲爱的建月姑姑,以无比庄重、虔诚的心情,向她的爸爸妈妈奉上一杯醇香的美酒,并祝他们福寿绵长,生日快乐!”建月又向二叔和二妈敬酒,然后,大家共同举杯。乐天道:“我们家亲爱的建月姑姑,又向二爷爷二奶奶敬上美酒,祝他们身体健康,万事如意!”乐地忙打断道:“哥哥说得不对。是姑姑向她的二爸二妈敬上美酒……”乐呵说:“哥哥,你不是发言,是捣乱。”乐地学着乐呵声调道:“哥哥发言,不是捣乱。”乐天不为所动,继续直播。“第一轮直播进入静拍阶段。爷爷奶奶生日快乐,健康长寿!二爷爷二奶奶,还有建月姑姑敬酒,祝大家幸福美满。干杯!”“干杯!”几个小娃娃兴奋异常,乐呵乐得呵呵笑。三个小兄妹又凑到建月姑姑的手机前,通过视频通话,向建北建南问好。只见建北摆摆手说:“爸爸,妈妈,生日快乐!二爸,二妈,身体健康!建月,还有乐天乐地乐呵,你们看,我和建南……爸妈,二爸二妈,你们两个儿媳,还有…….我们六人在一起……”建南声音断断续续,画面忽然模糊起来,像是哽咽一样。那边连线暂时中断。这边乐天的直播又开始了:“第二轮直播,由爷爷奶奶,二爷爷二奶奶,讲过去的故事!”只见爷爷国庆抽了两下鼻子,深吐口气说:“什么第二轮?还直播,你们听爷爷说。”乐天和所有人都点头称是。爷爷又道:“我先问一下你们,今天什么日子?庆祝什么呢?谁先回答?乐天乐地。”乐呵呵呵笑着抢答:“庆祝爷爷奶奶生日快乐!”爷爷笑着点头。“对,乐呵说得对。”乐天乐地争相说道:“中秋节和国庆节。”乐天又道:“还有,姑奶奶生日。姑奶奶生日是一九五九年十月一日。比爷爷小十岁,比二爷爷小四岁”。乐地说:“两个爷爷年年都给姑奶奶过生日,讲姑奶奶的故事。”国庆沉思,低声说:“国平有六十一岁了。她还好吗?”国安道“哥,国平在哪里?我隐约觉着她离得不远。是不是疯子把她抱过渭河了…..”建月道:“我一个同学说,他村一个老婆婆是人贩子从渭河北边带到他那里的。姑姑也许……会回来的!”乐呵道:“姑奶奶也要回来团圆哦!对吗?姑姑。”建月答:“乐呵说得是!”“那晚怪我太高兴了。是一九六三年的国庆节,又是我和小妹国平的生日。妈妈擀的长寿面,给我舀了一大碗,给国平一大碗,你也一大碗,国平把她碗里面给咱两个往碗里挑。那顿面,是咱们家最好吃、刻骨难忘的一顿饭….”国庆对对国安说着,泣不成声。“哥,是我嚷嚷着要你带我和妹妹去周原公社看电影。要不是我央你去,就惹不出这么大的乱子。太阳下山走的,十八里路到周原公社,我就累得睁不开眼皮,趴在你腿上睡着了。”“这么多年了,咱俩自责了也没啥作用。只不过一想起就心里难受……”国庆流着泪,鼻子抽了三下,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像要把满心的忧伤全部吐了出来。“你说我这个当哥哥的,妹妹那时才四岁,黑漆半夜的,就让她一个人去小便……”“哥,你摇来摇去把我叫不灵醒,我在你腿上睡死着……”国安流着泪说。乐天举着自拍杆直播:“我们宝鸡走失57年的国平姑奶奶,你的哥哥国庆国安以及侄子侄女,全家大小,在这里共同庆祝爷爷奶奶和您的生日,庆祝国庆,共度中秋!盼着您早日回来团圆;盼着您阔别重逢了却心愿;盼着异乡飘零统归乡里!”国庆道:“我等妹妹不见回来,你也吓哭了……我像疯了一样,让你在放映机前别动,我绕电影场跑着打问着找、哭着喊着叫‘国平’……不知道跑了多少来回。”国安道:“哥,咱俩把电影场周围找遍了,你带着我往家跑。进门没有妹妹,你让我给爹妈说国平走丢了。你来不及说话,喝了三大瓢凉水,抓了几大块高粱硬馍就跑,又找去了……”话音略停了一下,国安又道:“一听妹妹丢了,娘哭着和爹赶紧向大队老支书报告。基干民兵吹起半夜集合号,全体跑步前进!三四个人一组,到周原公社附近的十几个大队,挨个搜索;六个生产队长,半夜敲钟,召集党员、社员分成搜查队伍;可怜妈在村头的四个路口来回跑,东头没音信,就跑南头,南头不见,又跑北头,东南西北不停,不回屋里。进了院子,推开门看一看,又出去找……几天几夜不吃饭不合眼。妈回来给我吃饭,她端起碗喝凉水,喝着就放声哭……突然,她说听到国平叫妈……就往出跑去;爹和社员一个村一个村地打问,一个村一个村挨村找,找遍了能找的地方……爹的嘴唇裂个大口子…..他说咱三兄妹就是他的命!”气氛凝滞。豪华的饭店包间,明亮柔美的灯光,此时好像黯淡下来;温馨舒适的雅座,也好像失去了节日的温度。国庆抹泪说道:“我在周原公社附近的村子寻找,一连四天,遇见了好多咱村找寻的人,一问都说还没找到,我就不停地找啊找……饿了要饭吃;渴了喝井水;夜里睡麦草垛。我怕妹妹找不见我哭,我怕爹妈不见妹妹心痛难受。妹妹丢了!刚开始国庆根本不相信,妹妹活蹦乱跳,整天在他的身边,绕来绕去。爹娘生产队的劳动紧张,早出晚归,一天还没有国庆在家的时间多。家里做饭、剜菜、推磨、汲水、喂猪、打草,都以国庆为主。家务活,没有危险的,国庆就带弟弟妹妹跟着,他要一边忙着干活,还要一边照看弟弟妹妹玩耍。几天过去了,所有人都找疯了,怎么也找不到。国庆才真的害怕了,看到爹妈伤心痛苦的样子;想起妹妹那么小,她有多害怕,哭成啥样子了;还有,要是遇见坏人,遇见狼,妹妹…..他不敢往下想了,太可怕了!他知道妹妹是真丢了,他知道,家里发生天大的事了!“是我把国平给丢了!把爹妈心痛死了……”那些日子,国庆抽着鼻子,哭得气都上不来,嘴上自言自语,就这一句话。庆国劝老伴道:“这么多年过去,一家人悲伤难过,后悔痛心。爹妈因为国平,也含痛离世了……后来,有传言说是疯子把国平抱走了。为这个,又找国平又找疯子的……莫难过了,如果能感天动地,老天爷也该睁睁眼了。”说完,她忙抹眼泪。家和邀大家举杯,气氛阴郁沉闷。她说:“乐天,还不进行你的第三轮直播?”只见乐天一手高高举着自拍杆,头上戴着耳机耳麦。乐天道:“全家人特别想念姑奶奶!姑奶奶,无论你在哪里,是天涯还是海角,赶紧回来吧!”“下面,欢迎我们家女高音歌唱家,建月姑姑,演唱一首《我和我的祖国》!”建月道:“嘘!爸妈,二爸二妈,建南哥哥来电话了!”一边说,一遍按响免提键。话筒传出建南急切激动的声音:“大伯大妈爸爸妈妈,姑姑找到了!刚才信号不好,我和姑姑、建北哥、一共六人,已经下了飞机,在赶往酒店的路上。建月,快告诉大家,姑姑回来了。半个小时到!”这时,服务员重新上菜,道:“这是建南先生预订的。”门开处,赫然站着几人,他们是:建北和建南夫妇,在四人中间,还站着一对六十多岁的夫妇,男的一身洋装,女的穿蓝碎花旗袍。妇人左手攥着解放初期人们写字的小识字本,右手紧紧地拉着建南的手臂,生怕他丢失了似的;建北一手扶着姑姑,一手扶着穿洋装的姑父。包间门口,建月和几个孩子早迎了过来。乐天忙着拍直播,一边提溜设备,一边热切地问好:“欢迎姑奶奶姑爷爷回家!爷爷奶奶,我们团圆啦!各位观众,这里是奥斯顿酒店,我们的第三轮直播节目。咫水天涯,盼归浣石窥月;故土情深,骨肉渴望团圆。各位有幸目睹失散57年的姑奶奶回家,见证我们一家历尽艰辛喜团圆,欢度中秋迎国庆的伟大时刻!”包间外面的大厅,灯光忽然大开。国庆、庆国和阔别太久太久,梦里想念太深太深的国平相拥。国庆痛哭出声,他鼻子抽得特别厉害,一次又一次长长吐着气,几人把国庆和国平赶紧扶到椅子上。只见人们喜极而泣,道不出分别苦,说不出团圆情!只有眼泪只有哭声,仿佛才能代替语言!良久,建北建南建月,一家人重又举杯。建南讲起找到姑姑的经过:他们兄妹对失散的姑姑已经铭刻于心,姑姑的姓名生辰,出走时穿的蓝碎花袄,手里拿的国安教字的小识字本,都记得滚瓜烂熟。今年九月一日,建南生日,举办party派对,他给台湾的朋友们讲了姑姑的故事;无独有偶,一位到场的台北姑娘听完建南讲话,不等掌声停息,就急匆匆拿起话筒,她说:“抱歉,恕我冒昧,我很难抑住自己激动地心情!首先,我不得不告诉各位,今天也是我的生日。也就是说,我和黄建南是同一个生日,一九九零年九月一日;不仅如此,我要说的是,我的妈妈,和黄建南的姑姑,有相同的故事!”全场惊呼不断,掌声雷鸣,经久不息……人们激动不已,好多女生流出泪水。建南走向女孩,道“我是黄建南,我的家、我的姑姑,是陕西宝鸡的,我姑姑叫黄国平!”姑娘语声发颤,激动地说:“我妈妈也叫黄国平,一九五九年十月一日出生。四岁生日那晚跟两个哥哥看电影走失,被疯子叔叔抱走,后被人带上火车,转辗到了台北,被我的外公外婆收养。我妈妈离家时,有个小识字本,写着黄国平的名字,还有她哥哥写的两个名字是黄国庆黄国安!”她一口气讲完,稍停顿了下。“你好,黄建南!我叫黄盼归!由于好多原因好多事情,我妈妈一直没能如愿回家,见到她的爹妈哥哥。”台下一片肃穆,没有一点声音,良久,热烈的掌声再次爆发。
高录祥
网名周秦古道,男,生于1963年,陕西凤翔人,现居宝鸡陈仓,陈仓区作协会员。酷爱小说创作,常有文学作品发表。
往期回顾
Review of previous periods
●高录祥|我的初心故事●高录祥|待在家里●高录祥|潜流平涌(短篇小说)●“正尚杯”民国时期周家大院征文选登:高录祥 | 兵来将挡(短篇小说)●高录祥|邪魔之路(短篇小说)●【联系方式】
《雍州文学》编辑部
欢迎您的关注和投稿。
微信ID:gh_fcf994b1b24a
联系邮箱:fxzxgwyx@sina.com
我们努力做到最好!
征稿启事
1.投稿人必须确定本人拥有作品网络版权的处置权,投稿文章产生的版权纠纷由投稿人自行负责。编辑部拥有对作品内容进行适当修订后发表的权利。
2.本平台原则选用原创首发稿件,首发稿件一经采用即视为将网络版权授予《雍州文学》,平台将在文内设置“原创”标识,其他平台转载必须联系转载授权或注明转载自《雍州文学》。
3.散文、小说作品原则不超过5000字,长篇小说提供完整版和5000字以内节选版,单首诗歌200行以内。
4.投稿时应在邮件“主题”栏标注文章名称+作者姓名,并在正文中留下联系电话。
5.投稿时请在稿件正文末尾附上作者简历(含个人近照)一份(平台编辑对简历有删改权)。请务必通过指定邮箱投递稿件,凡微信发送作品一概不予接收。如有图片,请注意图文分开,但指明图片位置和要求。
6.《雍州文学》微信公众平台已获得并将开通微信授权的打赏功能。欢迎读者为自己喜欢的作者和喜爱的作品打赏。我们将在预留平台运营基本费用(10元以内不返还,作为平台编辑、运营费用)的基础上,按照打赏金额50%比例为作者发放稿酬,稿酬最高300元。微信公众平台官方打赏计算期按通用流式模式,返还期一般为自稿酬核算结束起10天。
7.投稿邮箱:凤翔县作协《雍州文学》fxzxgwyx@sina.com。
8.按照稿件投递的先后顺序,责任编辑进行初审,编委会复审,编辑审阅工作将在收到投稿后15个工作日内完成。若自投稿日起15个工作日内未推出即视为稿件不予采用。
《雍州文学》等你来
《时光捡漏》
您的读书笔记

《芳菲随笔》
欢迎你的关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