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大水滴灌”的经济学试验



引自2月20日讲话:

我国近期实施的一些货币政策,外界舆论特别是市场主体总体评价是积极的
但也出现了个别质疑的声音,认为是不是搞量化宽松?
我在这里重申:稳健的货币政策没有变,也不会变。
我们坚决不搞‘大水漫灌’!



稳健不稳健,我们先不谈
漫灌还是滴灌,后面再说
但水,确实是大的

一是五次降低了存款准备金率,一共3.5个百分点;
二是引导利率下行。2019年2月末,十年期国债收益率比去年年初下降了70多个基点,贷款利率也有所下行;
2月末,我们广义货币M2同比增长8%,社会融资规模存量同比增长10.1%;
前两个月人民币贷款新增4.1万亿,同比多增了3748亿元,社融新增5.3万亿,同比多增1.05万亿元。

以上都来自于易行长新闻发布会的原文
为什么6%GDP增长需要10%社融增长?
为什么货币基金收益率都低于3%了?就问是不是这种感觉



易行长的发布会说了几句话
写满了宝宝很无奈

以上我说的五个方面,如果仔细推敲,多半是两难或者多难的局面。所以,我们必须在两难多难中寻求平衡。
世界经济形势仍然错综复杂,全球经济还有一定的下行压力,我国经济金融风险挑战依然比较多。
人行将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推动高质量发展。
稳健的货币政策是一个内容非常丰富的政策取向。我们现在强调稳健的货币政策,你说和以前比较,这次我们没有提“中性”,更简洁,但实际上稳健货币政策的内涵没有变。主要稳健的货币政策要体现逆周期的调节,同时货币政策在总量上要松紧适度。



水是大的,又不叫漫灌那莫非是“大水滴灌”?
如果我们把金融和经济连在一起
央行控制着水流总量
金融是中间的渗透层
实体经济是地底生物水多了,就两种结果
要么渗透到地底,通货膨胀
要么堵塞在中间,资产泡沫
但金融这个渗透层可就有说法了
银行体系更像是石头
水很难渗透下去,让银行放小微贷款违背银行的天性
但银行的好处是不留水
或者说,水留不到个人兜里
我原来写过一篇文章叫
《为什么你还在混银行》
银行的缺点就是太体系化了
把人固化成了螺丝钉
离开了这个平台毫无价值
非银体系更像是泥土
水渗透的快,浑浊
没有谈不拢的生意
只有敲不定的利率
不像岩石严丝合缝
泥土层里都是枯草败叶的气息
很多人说银行业向农民
春种秋收,旱涝保收
券商和信托向牧民
要么饿死要么撑死



好了,问题来了
2018年的金融防风险把非银给打没了
现在龙头一放开
突然发现水渗透不下去了
泥土都变成了石头
于是我们看到了很多“尴尬”的政策
我们拼命在石头上“凿缝”
还美其名曰“精准投放”
从这个角度上讲
无论你服不服
我们在搞一场“大水滴灌”的经济学试验



这场“大水滴灌”的试验
水龙头一直大开着
泥土都被铲了
石头在拼命被凿缝
结果会是如何?
1.金融行业去个人化
银行体系做的再高都是打工仔
非银体系混的不差都成小老板
铲土
铲事业部
铲金融乱象
铲掉财富自由的幻梦
2.实体经济浇不透的
养花的人都知道
浇水最好不要每天浇
要浇就一次浇透
但如果土被铲没了
那水要么就是一口气冲下去
把实体经济淹死了
要么就是水就是下不去
未来你会长期看到
一边货币基金收益率低于3%
一边很多企业融资成本10%以上
非银能跟你谈价钱
银行只跟你讲政策
3.资产泡沫重新累积
资本市场有几个池子
房子、债券、股票
利率越来越低
水就要从债券里溢出来了
股票无熊市
一线房产永远涨



就像易行长说的
我们必须在两难多难中寻找平衡
我想起了铁齿铜牙纪晓岚里和珅说的
官字两个口
你得先喂饱了上面这个口
才能让他们替你干活去喂下面这个口
郭德纲有句话叫
贫居闹市无人问
富在深山有远亲
最后,
我都搞了这么多配图
说了这么多顺口溜
你是不是该悟到了什么?
解决信息不对称还有一种方式
政府向社会公开所有征信数据
真正的凭信用借钱
但这样的良药
面临的就是另一种问题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