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误会(美丽的误会)

美丽的误会

美丽的误会
文/贺爱群

       不久的一篇日志刚发表,立马就有好友动态。隔着屏幕,好友好委屈:“我没有得罪悟姐吧?”我纳闷:好友为何有此一说。稍一转念。如梦方醒,原来都是同名惹的祸。我赶紧解释。好友释然,点了个赞轻松退出。,
        记得几年的某一天,我去食堂吃饭。见领导旁边坐着一位身材娇小大眼顾盼传神,瘦脸白皙黑发柔长的美丽女子。女子穿著高贵得体。想必不是一线员工。但我分明见过这女子。哦,对了!领导那次叫我帮他搬床柜时,这女子也在,还笑着对我说“谢谢”呢。想必她是领导夫人吧。我自作聪明问领导:“这位是你屋里当家的吧?”
        “心里是咯样想,不过,我不得不心疼地告诉你——你误会了!”
       “哦。那就祝领导心想事成吧!”
        “遗憾。这种事只能心想 ,不能事成。”
        “未必?!很多好事都是从美丽的误会开始的!”
        “哈哈,假如有咯种好事,我情愿被误会N次!”领导打着响亮的哈哈,旁边的女子也开心地笑着,“别听他乱讲,他有人管着呢?”
         领导是个随和健谈的年轻人。夏天搭信催春走时,车间因人多,温度渐渐升高。怕热的女人解开上衣扇着风,见领导迎面走来笑着抱怨:“领导。天气咯热不开空调啊?又不准脱衣,我们会热死唻!”领导微微一笑:“衣——服是脱不得唻!你把衣脱了。咯些男的还做得事啊?”众人哈哈大笑,领导却忽然收起笑容,装出一副正经的样子大摇大摆走了。

        嫂子与哥离婚已二十多年了吧。母亲在世时,嫂子逢年过节都会来看妈,妈过世后我也去看过嫂子两次。只是都没见过嫂子的男人。每次嫂子见到我都很高兴,总希望我能多坐一会儿。她好像要把积攒了多年的话一吐为快。而我每次来去匆匆。嫂子把我送出好远好远。我催了她一遍又一遍 ,她却总不肯先回转。
        我常常做梦,梦到嫂子回来,侄儿还是小小的活泼可爱的小孩子。每次醒来我都再也难眠,只好睁着眼睛静候天明。
       也许别人不信。哥嫂从未吵过架,不过冷战持续了好几年。
        侄儿未出生,冷战就已开始。当时虽计划生育抓得紧,偏偏乡里的封建思想又未完全解放。我生怕嫂子将来生个女儿会有精神包袱,所以我常会说:“嫂姐,你要生个女孩就好了。等她长大出嫁时,我就有亲送了。(侄女出嫁,接姑姑送亲是我们这里的风俗)
        侄儿问世那天,哥特兴奋,老远就喊我:”你送亲不成了,生的是伢姐(男孩)唻。
         看哥那么高兴,我以为他和嫂子的冷战结束了。在嫂子月子里哥哥细心侍候嫂子。满月后嫂子回娘家不久,哥去接嫂子,被嫂子干娘子(干妈)拦住。哥有点不开心。再也不去接嫂子。爸妈只好要我去接嫂子。本来东西都清好了。嫂子抱着侄儿,摇窝箩筐已挑到我肩上,又被嫂子她干娘子拦住。嫂子想回家,嫂子爸妈也没异议。可干娘子却说:“今天你要回去了,就莫认我,咯一世都不要到我屋里来了!”
        我回家时,哥正候在路口。看到嫂子未归。哥更生气了,威胁我:“下回不准去接了嗷,不回让她在娘屋里呆一世。你要再去接,看我不打你!”结果,后来嫂子还是我偷偷接回来的。
        持续到侄儿能跑能跳能帮着他妈妈搬东西的那天 。哥与嫂子的婚姻就在侄子欢跳乱蹦中画上了句号。
        后来,哥告诉我,嫂子太小气,自己手里有钱,看到油缸见底了,舍不得拿一分钱出来买油,宁愿让哥去借钱买油。我问过离婚后的嫂子,嫂子说不是她不肯拿,而是她早就没钱了。
        哥哥病后,嫂子的父亲来看过哥好几次。哥说他岳丈人很好。我很生气:“早些你不晓得他好啊?现在讲有鬼用啊?”哥沉默了。
        是啊,哥嫂不再猜疑,不再怨恨,可是,一切都太迟了。
        拖着病体的哥 一个人独守陋室。侄儿已变得内向,不喜欢与人沟通。苍老的嫂子已另有了两个孩子……

        记得我们部长说过这样一句话:“每个人都有情绪的时候。”
        对啊,情绪不稳定时,难免有说错话做错事的时候,假如能及时沟通,误会有时会变成一种美丽,会成为人生中一瓣瓣精美的花絮;让我们在意识到误会产生时,积极主动沟通、澄清。绝不要让花絮在纠结的淤泥里哭泣。把不可避免的误会变得美丽吧!伸出彼此的手紧紧相握。
贺爱群 ,60后,爱好花草文字,湖南桃江人。益阳市女作家协会会员。

主编:梁小彬
执行主编:弓弦
所发表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意见,不代表本平台态度。
欢迎投稿,但本平台纯属公益行为,不收费也没有稿酬,
谢谢理解!

美丽的误会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