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不敢承认?

白宫记者会,有记者提问。
川普先问:“哪来的?”
记者说:“台湾的。”
后经证实,此记者是上海某卫视的。
另一个时间,有记者提问。
川普问:“你是中国的?”
记者答:“不是中国的,我是香港的。”
看到这两消息,我的气不打一处来。虽然台湾也是中国的,但你明明是中国(上海)的,为什么要说是台湾的。“台湾统一”虽然指日可待,但目前与中国还处在一种不可描述的状态,你如此之说,是何用意?难道直接说自己是中国人丢人吗说台湾人脸上就有光吗?
那个香港的记者更好玩。“一国两制”,说明无论从名义还是实质,香港本就是中国的,现在他(她)竟然说自己不是中国的,而是香港的。这就等于说香港不是中国的,胆子也太肥了吧!
这两“货”在如此重要的国际场合,都不承认自己是中国人,中国有那么可怕吗?中国人有那么不堪吗?这真是荒谬之极啊,他们到底想干嘛!
记者的职责与使命,就是将事情的真相及其代表的意义,透过报导呈现于大众媒体之上。记者最基本的职业道德,就是不搞假新闻。现在他们连自己是中国人都不敢承认,你还指望他们说的话没有水份吗,你还敢相信他们报导的真实性有多高吗?!
我虽然不是记者,我只是最低层的一个蝼蚁样的小人物。但我自认为我的“境界”绝对比这两记者高,或者说做人绝对比这两记者硬气。
首先,我比他们爱国。
我一直以我为中国人而自豪,我一直喜欢自己的黑头发、黑眼睛、黄皮肤,我一直陶醉于中国的长江长城、黄山黄河;我喜欢中国浓浓的人情味,虽认可却不太喜欢外国的板上钉钉。
我虽然“贫贱不能移”,但假如有条件到国外,我一定会光明正大、昂首挺胸、声音洪亮、豪情满怀地说自己是中国人,在特定时期也会拉幅扛旗开跑,为中国呐喊助威加油,并有钱捐钱、有物捐物;即使身不能至、梦游到世界各地,我在梦里也时时不忘自己有一颗火热滚烫的中国之心。
其次,我比他们诚实。
曾经有盆友说:“我最佩服你一点,就是写东西从不回避自己的短处。”
我问:“这话怎么讲?”
他说:“我发现你很多文字都说自己是农民,写很多关于农民的事,写身边鸡毛蒜皮的小事……”
我一听,不由开怀一笑,说:“这有什么不敢承认的,我本来就是农民啊,我拾粪划草、养猪放羊、耧田耙地……都干过,虽然不那么精,但样样都懂;正因为我是农民,写起农民的那些事才有话说;而鸡毛蒜皮更是我的必须,因为我心细,观察力比较强。那些高大上的、专业性强的话题我也写不来。难道我不说自己是农民,说自己是城市人、是上海人、是北京人、是G二代、是H二代……脸上就有光了?别人就高看我一眼了?”
盆友说:“你说的对,我不是否定你,而是佩服你的这份坦荡,还敢于自嘲,敢于解破自己……!”
现在回过头来,相比这两个数典忘祖的记者,虽然我的地位层次没有他们高,但我的真诚担当与爱国之心又比他们差多少呢?
你可以不说真话,但千万不能说假话。要想别人尊重自己,就要先学会尊重别人。尊重的前提就是真实,而不是公然撒谎或顾左右而言他。
最后,我要大声呐喊:我是农民,我是中国人,我不以自己是农民而自卑,我为我是中国人而骄傲!
(全文完)
推荐阅读:
文天祥的正气还有用吗?
请小心你的“健康码”
“感谢我自己”,为武汉出城女孩的这句话点赞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